江北公安:从软件工程师到公安科技民警 他用技

原创 2020-05-02 06:17  阅读

  中国网4月30日讯 程伟,男,汉族,1984年9月生,中共党员,硕士研究生文化,2011年参加公安工作,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科技信息化科警务技术一级主管,三级警督。近年来,程伟圆满完成公安信息化建设项目28个。因工作成绩突出,先后被公安部授予专项工作“先进个人”,被共青团江北区委评为“优秀青年标兵”,获个人嘉奖3次。

  在江北嘴大剧院停车场,持刀歹徒情绪激动,挥舞着尖刀大声叫喊,试图反抗。三名特警组成的快速反应小组第一时间到达现场。

  “警察!别动,否则我将使用武器。”民警说出警告语。歹徒突然持刀冲来。“枪械上膛,开始射击!”歹徒应声倒地。

  现场,战况激烈,让人血脉贲张。然而,这场激战并非发生在江北大剧院的恶性暴力事件,而是由VR设备以及屏幕模拟实现的新型警务训练方式——VR虚拟警务训练,这一切仅仅发生在重庆市江北区特警支队一个训练教室中,由VR设备、穿戴传感器、仿线式手枪等联合实现。

  将大场地、大训练搬进小教室、模拟台,是重庆市江北公安分局科技信息化科民警程伟的“奇思妙想”。以信息手段解决一线公安工作遇到的实际问题,通过创新提高公安工作效能,是作为科技民警的程伟一直以来的梦想和追求,也是压在他身上的担子。

  “用实景模拟的形式,加强民警的体验感。”“仿真手枪握感一定要真实。”作为警务技术一级主管,程伟性子稳、要求严,耐得住寂寞更讲求极致,这个重庆警方首套“VR警务实战训练系统”从构思、设计到研发、试用,就花了他整整大半年时间,经过二三十次修改,直到完成完善。6年间,程伟圆满完成公安信息化建设项目28个,先后被公安部授予专项工作“先进个人”,被共青团江北区委评为“优秀青年标兵”,更在今年五一前夕,一举获得重庆五一劳动奖章。

  “这个设计有意思,用电子设备模拟刑事现场,逼线月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程伟研发的VR虚拟警务训练系统一经亮相展台,就吸引了无数体验者,成为场馆里排队最长的体验项目。

  市民的啧啧称奇,让一直在设备旁负责调试、维护的程伟倍感自豪。在程伟看来,基层民警实战训练面临很多难题,例如日常工作繁重、训练成本高、时间跨度长、组织难度大等。实战训练不仅需要场地、组织人手,并且要想达到训练效果,每一次投训的人数也要严格控制。特别是主城区域的公安分局,在寸土寸金的城市中,想要找到一块合适的训练场地,更是难上加难。

  今年的全警实战大练兵,是对解决基层民警的训练问题的一次契机,更是一次考验。如果能够以现有技术,通过佩戴VR设备,实现较为真实的场景还原,那便会使实战训练效率大大提升。同时由于模拟系统的仿真性和互动体验感,能够让民警身临其境,加强应激处置演练效果,更可实现更高的训练目标。

  “我是学软件的,从警之前是名副其实的技术宅、‘程序猿’。”程伟是重庆邮电大学软件工程系硕士,了解到基层民警训练的难题后,他的第一反应,便是想用技术来解决。于是,他便构思利用虚拟现实的方式,为公安系统量身打造一个警务训练系统。

  程伟的想法很快得到了江北区公安分局主要领导的支持。2019年3月,程伟联系了一家制造VR设备的高科技企业,开始着手打造专用的警务训练系统。

  警务训练系统需要哪些元素?怎样才能让参训的民警有最好的临场感?选用哪些虚拟的场景……商用的VR系统,大多数用于游戏体验,力求提高参与者的爽快感。但警务系统却有着截然相反的需求,民警出警处置的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细节,甚至说的每一句话,都来不得半点马虎。

  为了力求真实,程伟开始大量走访特警支队、派出所等一线部门进行实地调研,为系统寻找数据和素材,同时组织团队着手研发系统。例如最初的系统中,民警握持的手枪仅是一个模型。于是,程伟和这个模型较起了真。“这样训练民警完全没有持枪的感觉。他联系厂家,按照警用92式手枪的大小,一比一还原了等大、等重的手枪模型。

  同时,为了保证真实性,程伟将系统的场景统统设置为江北区大家熟悉的地标场景,于是,进入系统中我们看到的,便是江北大剧院等熟悉的街道和地貌。另外,初期的系统很多场景中,民警巡逻步行的时间较长,而处置警情往往只需要几十秒的时间。程伟认为,这将影响训练的效率,于是又着手对场景进行了调整。

  经过4个多月的努力,系统初步搭建完毕。它可以将实弹射击训练,重点区域巡逻等训练内容用虚拟现实的手段展示出来,帮助民警在模拟场景下多次重复性的参与训练。

  2019年7月11日,该项目成功入选2019年全国公安科技成果试用目录。当年8月26日,它又作为唯一一个公安类创新项目参展第二届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11月6日获重庆市公安机关改革创新大赛一等奖。11月29日,获得了第四届重庆市“五小”创新晒成果比赛公安类一等奖,2020年2月,他再次斩获公安部大赛优秀奖。

  今年36岁的程伟,出生于河南,就读于重庆邮电大学软件工程系。2011年毕业后,他曾被华为录用,有望成为一名软件工程师。但即将入职时,公司告知他要去深圳上班。“我很喜欢重庆,不愿意离开这里。”程伟说,因为喜欢并看好这座城市,所以他拒绝了华为,转而投身警队。

  初入警,程伟的工作岗位是派出所案侦民警。从软件工程师到一线民警,这样的转变,很多人认为是跨界。但程伟却开始把自己大学的专业,融入到民警的工作当中,用小设计解决警务工作中的难题。

  在派出所,他了解到,社区民警每天都需要将采集数据录入到管理系统,由手工逐条录入,完成1条数据录入耗时需要30秒到1分钟时间。然而,随着城市人口不断增多,外来人口流动加速,该项工作已成为社区民警最耗时,而又必须限时完成的工作。

  “一些‘手慢’的老民警,常常需要加班加点才能完成。”程伟了解情况后,立即意识到,这个手动工作可以通过技术实现提速。凭借大学所学软件开发技术,程伟仅耗时一周成功开发出标准数据录入软件。

  该软件能够将标准格式保存在EXCEL中的数据按条自动录用到管理系统中,整个过程无需人工干预,每条数据录入时间缩短至0.5秒以内,且录入准确率极高。民警只需要简单地核对,就能完成工作。

  这款软件开发成功后,迅速在江北区公安分局所属派出所推广使用,首月便快速解决了20余万条更新数据的录入问题。大幅度提高了民警工作效率,为社区民警实实在在地减了负。

  “做软件的,就是要有‘懒人’思维,要想方设法让大家更方便。”程伟打趣说,用小软件、小创新将民警从重复性工作中解放出来,让他特别有成就感。

  2014年1月,程伟调入江北区公安分局科技信息化科工作,成为一名技术民警。这更加给了他足够的发挥空间。到新单位报到后,他立即向领导建议,成立创新研发小组,探索利用技术手段提升工作效率,得到了单位领导的大力支持。

  “派出所、公安局内的监控镜头,此前需要人工逐一检查其运行情况。”程伟说,江北警方内部有数百个摄像头,仅人工检视一遍,就要耗费数天时间,能不能自动进行巡检呢?程伟的答案是:可以。

  于是,他带着团队开始研发,很快便设计出了利用计算机实时监测所有内防监控镜头的运行状态的软件。这款软件能及时发现故障镜头,生成全局范围内所有故障镜头的详细巡检报告,包括故障镜头的具体位置,故障类型,责任人及其联系方式等内容,而一次全方位的巡检,耗时仅数十秒。极大地提高了巡检效率,并省略了基层单位报修流程,改为直接由运维部门根据巡检报告快速处理,大幅度减轻了基层负担。

  “脑袋转得快,想法很多,动手能力也很强。”江北区公安分局科技信息化科科长冉汀说,警务的科技信息化,就需要程伟这样有技术、有想法,又愿意踏实干实事的民警。用技术简化、甚至取代基层民警的重复性劳动,可以更好地提高警力的利用效率。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国。除夕夜,重庆市公安局发布指令:按照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一级响应要求,全市公安机关全警停休,全员上岗。程伟此时刚回到千里之外的老家。接到命令后,他立即改签车票,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妻儿登上了返岗的火车。

  作为分局信息中心机房的管理员,程伟的抗疫工作不在一线,但是责任却重如泰山。由他负责全局所有重要信息化设备的维护任务,担负为一线防疫民警提供网络保畅、数据支撑的重要职责。

  自防疫工作开展以来,程伟和同事们一起,24小时监测公安网各类信息系统运行情况,及时处理突发情况,确保设备一直处于良好状态,实现了“系统不瘫、网络不断、数据不丢”的工作目标,有力地保障了整个防疫工作的顺利进行。

  “科技岗位虽然不是公安的主业警种,但是科技创新却能够为警务发展带来源源动力。我们科技民警也要有敢立潮头、不居人后的奋斗姿态,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更快更好地助推公安事业的现代化发展。”对于自己的工作,程伟有着深刻的认识和长远的追求,他要做警务创新的中坚力量,真正参与并见证这场发展浪潮,做时代的弄潮儿。(江北区公安分局供稿)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利来国际w66平台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英特尔以软件+硬件组合拳 满足智能边缘X工业需
下一篇:中国软件